北川,我的牵挂


  江苏省地震局  邓民宪

  2011年5月8日一封短信掀起了我久久不能平静的心绪,“母亲节快乐!”是那个一直放不下的牵挂,远在四川的孩子刘畅发来的,太高兴了。

  三年前那场震惊中国、震惊世界的汶川8.0级大地震,瞬间摧毁了北川人民美丽可爱的家园,夺走了上万人鲜活宝贵的生命,刘畅不幸被压在冰冷、沉重、危险的北川县交通局办公大楼的废墟下。记得我们发现他时,他已在废墟中与死神抗争、顽强坚持了50多个小时。我永远忘不掉他那双明亮的大眼睛,穿过杂乱无序的裸露钢筋网,脆断坍烂的水泥碎块堆,浓烈弥漫的漂浮粉尘幕,能看到他眼神里闪烁着对生企盼、对死蔑视的坚毅。县交通局办公楼是七层框架现浇结构,一楼垮塌,大楼整体变形,歪斜着摇摇欲坠,在余震的不断作用下,险情逐渐加大。刘畅位于垮塌的一楼,他的双腿被两根粗大的横梁和倒塌的围护墙废墟紧紧压着,横梁承载着危楼的上部结构和周边垮塌的废墟,不能实施切割,只能用凿子剥离包裹横梁钢筋的水泥松动埋压面。救援异常艰难,最大的干扰就是不断发生的余震,它把给危楼中施救的队员造成的心理恐惧推向极致,是常人无法想象的。救援工作从5月14日夜里一直延续到5月16日晚上,我们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顾不得吃饭休息,饿了嚼几块饼干,渴了喝口矿泉水,几个换班的战士坐在废墟上,身子一歪就睡着了。刘畅体验到救援的危险和艰难,多次劝我们吃饭休息,并主动提出“锯腿求生”。陪伴我们对刘畅实施救助的县交通局副局长告诉我们:“刘畅是一名即将毕业的大学生,当时正在北川县交通局实习。前几天父母来北川看他,不幸在这次地震中遇难。”我们想到:刘畅已成为孤儿,如果锯了腿,将来他该如何面对生活?但救助时间有限,不容拖延,我们抱着“不抛弃,不放弃”的坚定信念,立下军令状:一定要将刘畅完整的救出!队员们加紧工作,作业面狭窄怕工具碰伤刘畅,就用手清理废墟和瓦砾,手套磨穿了,双手鲜血直流,要与死神赛跑,没有人退缩。这场面让我的心一次次揪紧,为救援队员的安全担心,为刘畅的坚持担心,这是一场智慧与体力的考验,这是一场勇气与危险的较量,这是一场生与死的抗争,只有把危险留给自己,才能把生的希望留给幸存者。经过45个小时艰难不懈地努力,终于在5月16日晚20:30分,震后102小时将刘畅成功完整的救出。

  也许是在北川人民最需要、最危险、最困难的时候,我们和他们在同一块土地上、同一个环境里、同样的条件下,一起抗争、生活、承担、经历,于是便有了相通的血脉,相爱的深情,相助的责任。从那以后,我就与北川结下了不解之缘。我经常会情不自禁的进入汶川地震北川纪念馆献花,默默地凝视着那些瞬间永恒的脸庞,仔细地阅读着那些深浅不一的生平,沧桑的老者、稚幼的孩童、踌躇满志的青年、事业有成的智士,寻找那些似曾相识不曾谋面的遇难者。我找到了曾施救过的北川县常务副县长杨泽森,巨大的空心楼板断块层层叠压,卡在他腰部,交通中断,没有大型起吊设备,我们努力了三个小时,却无法阻止鲜活的生命一点点流逝,那刻骨铭心的痛永远不会忘记。我含泪在墓碑旁写下整个救援的详细过程,他生离死别时刻对北川人民的无限牵挂,成为全国人民的重托,三年过去了,山东省政府顺利完成了对北川的援建任务,今日新北川的面貌足以告慰他在天之灵。我找到了震后105个小时救出的北川农业银行职员贺晨曦的两位同事张丽和尹洪,震后三人都被埋在废墟中,他们互相鼓励充满希望的支持着,但没有人发现他们,当我们5月16日搜索到废墟下的贺晨曦时,张丽和尹洪已经逝去。时间就是生命,在救援现场一次次被证实,血的教训再次告诉我们:群众的自救互救何等重要!社会动员机制的建立,使我们有了为群众做好服务的平台,但目前这个平台硬件建设和软件支持都还很不完善,我们需要继续付出更多的努力。

  每救出一个生命都有一个感人的故事,每救出一个生命都有一首美丽的赞歌,每救出一个生命都有一段深切的亲情。北川的那些人、那些事、那些情,凝固在心中,是抹不掉的印折。我无时无刻都在关注北川动态的相关报道,无论是电视、报纸、广播、网络,各种媒体我都仔细搜索,倾心聆听,总希望能得到被我们救出幸存者的消息。废墟下勇敢唱歌的6岁小姑娘任思雨、敢于同死神抗争,闪烁着自信坚毅眼神的大学生刘畅、受到精神洗礼,思想升华,在担架上振臂高呼“我要当兵!”的18岁小伙、废墟中顽强坚持了125个小时的熊吉才,……这些是我一生都放不下的牵挂。

  任思雨选择来南京疗伤,说可顺便感恩,因为江苏省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救了她。当时我去医院看望她,她腿部植了块不大的皮,那是老师为了保护她留下的爱的印记。在医生的精心治疗和妈妈的细心护理下,小思雨的伤已基本康复,但想到地震中失去的爸爸,难免忧伤。

  熊吉才每年暑假都让14岁的女儿熊枭来南京感恩。熊枭亲眼目睹、共同经历了江苏省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在废墟中救援熊吉才的全过程。5月17日下午14:30,正值救援的关键时刻,传北川县城上游的唐家山堰塞湖要溃坝,指挥部要求全部现场人员撤离。废墟下的熊吉才生命危在旦夕,每拖延一分钟,对他都构成极大的威胁。当时,熊枭已知妈妈在地震中遇难,如果爸爸救不出来,她就成了孤儿。为了人民的利益,为了无价的生命,我们冒着溃坝的危险,争分夺秒,与死神赛跑,终于在当晚19:30,于震后125小时将熊吉才成功救出。江苏省地震灾害紧急救援队冒着垮坝风险实施救援的胆略和勇气,对人民群众高度负责的崇高精神,使熊枭万分感动,情不自禁地向救出她爸爸的勇士们深深地鞠了三个躬,并连声说:“谢谢你们!谢谢你们!”

  我一直放不下的孤儿刘畅被救出后一直杳无音信,真的好想他。想知道他现在哪儿,想知道他目前生活的怎么样,相知道他需要什么?我打电话到了北川县交通局,说“刘畅被压了102小时的双腿没能保住,高位截肢,还在疗伤,具体情况不清楚”。这消息如五雷轰顶,我们冒着生命危险力争实现保全双腿的努力,仅是梦中的彩虹,无法想象一个没有双腿的孤儿如何面对生活,我一定要找到他。我找了四川省残联、救助站、民政局、康复中心……一切可能的地方都找了,最后终于找到了他。我给刘畅打了电话,通了信息,传了照片。当我看到他带着假肢从容迈步、笑对人生时,被他的勇敢、坚强、淡定震撼地心痛、感动地落泪,22岁还是一个在父母面前撒娇的年龄,灾难瞬间就让他长大到一切都要面对、担当、承受。2010年中秋节,我询问他的住址,想寄点东西。他却不愿意告诉婉言谢绝了,在我一再要求下,才同意只接收月饼。春节到了,我问他在哪儿过?年货还缺啥?他回答很干脆“都准备好了,啥也不需要。”前天刘畅短信告诉我: “我现在暂时还在成都,自己学会了照顾自己,出门、买菜、做饭……真心谢谢您们没有放弃我,在那样危险的情况下,把我救出来,……谢谢!”我的眼眶湿润,强忍着感动与自责涌出的泪水。真的是那份感动,那份知恩图报的品德,那份顽强拼搏的精神,那份从容淡定的心态,那份排难克艰的行动。我的心被揪着一阵阵痛,我为他做了什么?总想去四川看他,却没成行;总想写封信给他,却没落笔;总想发邮件给他,却没按键。时间在静静地、不知不觉地流淌,三年了,刘畅在成长,我不知道他是如何承受住失去疼他、爱他、抚育他成人的父母造成的无限伤痛,如何战胜青春年华时失去双腿造成的无尽残酷,如何攻克了一道道难关,笑对人生,赢得自立?! 我赞叹这可歌可泣的生命,淳朴中透着无畏的灿烂;我钦佩这不屈不挠的青年,坚韧中秀出优雅的风采;我感谢这可亲可爱的孩子,承担中传上细腻的温情。我为他感到自豪、宽慰和骄傲,但我还是希望他在遇到困难时,能第一时间告诉我,两个人的力量总比一个人大,他同意了,我感到轻松了些许。我们说好了,要一起努力,过好今后的每一天,走好人生的每一步。我相信经过磨难的北川人民的家乡会建设地更加美丽,社会会发展地更加和谐,人民会锻炼地更加坚强。

  讲解废墟中救援刘畅的技术方案和注意事项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邮件登陆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标识码:bm53220001 | 蜀ICP备19027614号 | 川公网安备 51010702001447
主办单位:四川省地震局 | 地址:成都市人民南路三段29号
四川省地震局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