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重实践 尊重实践者

  广东省地震局  任镇寰

  1969年中央地震办公室向中科院中南大地构造室下达一项“三线”任务:《鄂西、豫西、湘西地震区划和丹江、三峡地区断裂活动性研究》 ,  要求一年半时间内完成。为了很好的完成任务,组建了一支包括三省七个单位的“鄂西、豫西、湘西地震工作协作队(简称“三西”队)”,队部设在武汉。开展工作后 ,到北京去汇报工作。时任地质部部长、中央地震工作领导小组组长的李四光同志很重视“三线”的地震工作、特地接见了我们。光阴荏苒,岁月流矢,这次接见距今已四十一年了,但他那闪烁光辉的形象仍栩栩如生的留在我的记忆中。这次接见我们不仅引以为荣、且以获得精湛而渊博的科学见解和一个伟大科学家在文革期间的思想精神为幸。

  1970年6月9日上午9时许。中央地震办公室主任张魁三和祕书徐明治同志把我们一行五人带到住在法能寺的李部长家里。门口有一个班的警卫,我们说几句就进去了。

  李部长的接待室是一间宽敞、明亮、素洁的房子。进门一侧的墙边立着一排书柜,里面装满了各种中外图书,屋子中央摆着一列会议桌,上面舖着普通的枣红色的台布。正面墙上挂着一幅很大的中国彩色地质图,是由我国地质学家传统派领袖黄汲清主编的。图前放着一个塑有立体地形的巨大地球仪。

  李四光同志走进接待室,神采奕奕,满脸笑容,同我们一一握手,那一头银发和伟岸身材更增添一份肃然敬仰的高大形象。他一边招呼我们坐下,一边说:“你们从我老家(湖北)来,我们随便聊聊。"

  李四光同志是世界著名地质学家、部长,我们全是地震战线上的新兵。尽管我们久己渴望见到李四光同志,但临见到时,自惭学浅,心里非常紧张,。因此我在汇报工作时,不免拘泥。李四光同志看出了我的心思,说:“我们还是随便一点吧。”接着说:“你们不要客气,我的希望刚好与你们相反,希望向你们学习,我老了,走不动了,你们有实际经验,把你们请来,就是要向你们学习,让我学习的东西,又实际一点,我现在的任务就是把你们的经验集中起来加以总结,再交给大家,到实践中去检验,去提高。”

  李四光同志同大家说了些家常话后,话题转入业务方面,从世界两大地震带讲到太平洋地震带,而后具体到我们工作的“三西”地区、三峡、黄陵背斜,又从地震成因理论讲到预报预测问题,、仪器问题、地震地质工作任务、方法问题,……深入浅出,一边说一边答问,氛围好自然、好平和、好亲切,我们完全忘却了面对的是部长、世界伟大的科学家。他一连讲了二个多小时,真是一位学识渊博、壮志不巳、精力旺盛、青春不竭的老人。此时此刻,谁能相信,我们敬爱的李四光同志在人间只剩下最后一年的时光了呢?

  当我们问到李四光同志怎样预报河间沦洲地震时,李四光同志说;“是猜的。”我们惊奇的笑了,表示不相信。李四光同志理解我们的意思,重复的说:“真的是猜的。现在说地震预报,为时尚早。1966年邢台地震后,我根据构造体系分析推测,这个地方有发生地震的可能。只是说了个地点而巳,地震活动期中,偶然猜中,是设想,不是有把握,这不是规律,是偶然的。设想一百个有九十九个对,都不要满足,一个不对,都要提出问题,不对,为什么不对,这才是宝贵的。有些仪器说预报很准,另一个地震什么反应都没有,一定要不断实践,不断总结,不断提高,这才是科学态度。”

  李四光同志治学严谨,实事求是的态度和精益求精的精神,激起我们思想上、感情上的强烈共鸣,敬仰之心峥嵘碑立,尤如得到一般清泉,洗涤头脑中的浮矜与虚荣。

  李四光同志对我们所表示的敬意回答说:“实践者是最好的先生,你们是实践者,我应该向你们学习,这不是谦虚。”

  接着,李四光同志询问我们各属那一个单位,当我告诉他我和周克森、高锡铭同志是中南大地构造室的时候,李四光同志说:“地球这个东西很复杂,存在不同的观点、学说是客观的。”我意识到李四光同志是針对大地构造室是由世界著名地质学家陈国达院士领导从事地洼学说研究而说这番话的。于是,我插上去说:“陈(国达)老师很敬仰您,敬仰地质力学,我们都在学习地质力学。”王思乔同志(“三西队”付队长,长江流域规划办公室代表)接着说:“我们单位也在组织学习地质力学。”李四光同志说:“谢谢,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我们大家都去实践,摸索,从各个角度去实践,也不能地质力学包打天下,大家都服从真理,服从科学。”这就是李四光同志对待不同学术观点的态度,他并不歧视别的学派,更不把自己的学术思想强加于人。而是强调实践的检验。实践,这是一切认识的基础,检验一切真理的唯一标准,这在李四光同志毕生亊业中占有多么重要的地位呵。从提出中国冰川、冰期理论,到创立地质力学,指出中国油田的远景,到地震地质、预测预报研究……哪一项成就不是从实践中提出问题,到实践中去反复摸索,经过苦心研究,又回到实践中去捡验这一艰难过程而取得的呢?尊重实践、尊重实践者,这是李四光同志最优秀的品质,最基本的思想和工作方法,也是为人类、为祖国作出伟大贡献的基本力量。

  我们提出,请李部长派点地质力学力量加强“三西”的工作,李部长说:“哦……你们想打我的主意,相反,我想打你们的主意呢。我看,还是自力更生,从实践中认识地质力学是最靠得住的……我相信你们会作好工作,我们要恭恭敬敬的向实际工作者学习。我们今后要取得联系,我现在就是希望多与实际工作者接触。你们工作完后一定要再来一次。”

  李四光同志的讲话再一次说明,他多么诚恳,多么尊重实践、尊重实践者,多么强烈希望团结广大地质、地震工作者,共同为地质、地震亊业作贡献。

  李四光同志很健谈,话题还涉及到哲学和文化大革命等内容。一个科学家、一个伟人也是肉体凡人,也有喜怒哀乐,七情六欲,当着我们的面发牢骚,甚至骂人,使我们感到更亲切,更拉近了距离,显然,李四光同志对“四人邦”横行霸道、倒行逆施,造成社会恶果强烈不满,很气愤。在我们面前发泄一下。我们很理解。这里就不一一叙述了。

  李四光同志意味深长的说:“我老了,作不得很多亊了,但要尽我的力量多作些工作,要对得起毛主席,对得起党,对得起我们的双手和双脚,对得起太阳、地球和月亮。”

  这是多么樸素的语言,多么赤诚的为党为人民鞠躬尽瘁的心。这正是李四光同志一生光辉形象的缩影。

  时间过了十二点半,李四光同志还兴致勃勃,谈兴未减,张魁三同志担心他过于劳累,匆匆起身告辞。李四光同志诚挚留我们吃午饭,我们谢过了就走出门外,李四光同志紧随后送我们到房前的台阶,挥手向我们告别,直到我们的车驶出大门……

  来时怿怿,去时依依,汽车在北京的大街上驰驶,我们的心绪久久不能平息,脑子里一直活跃着李四光同志高大而生动的形象,惦念着他老人家站在那台阶挥手告别的深情厚意……,从这时起我就一直盼望着再一次见到李四光同志,但多么遗憾,在我们工作还没全部完成的时候,已传来李四光同志与我们永别的不幸消息。

  难忘的一次接见,难忘的一次聆教,难忘的一次荣誉和幸福。李四光同志的精神永远激励着我们前进!

 

(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网站立场)



邮件登陆 |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网站标识码:bm53220001 | 蜀ICP备19027614号 | 川公网安备 51010702001447
主办单位:四川省地震局 | 地址:成都市人民南路三段29号
四川省地震局版权所有